第01版:首页
   第02版:天气与服务
   第03版:保定新闻
   第04版:民生新闻
   第05版:保定新闻
   第06版:@微保定
   第07版:今日聚焦
   第08版:家社区
   第09版:家社区
   第10版:中国新闻
   第11版:中国新闻
   第12版:京津新闻
   第13版:白沟·连载
   第14版:世界新闻
   第15版:天天文娱
   第16版:广告
   第17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18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19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20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21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22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23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24版:体育新闻
 
第07版: 今日聚焦
 上一版   下一版  
    标题目录
詹天佑修的首条铁路在咱大保定
 
    点击排行
    新闻热读
1
1 1 2015年3月23日 目录导航 1
 上一期  
1
1 放大 1 缩小 1 默认
 下一篇  
 
高易铁路 路在何方
詹天佑修的首条铁路在咱大保定
它曾是慈禧太后到清西陵祭祖的皇家专用铁路
张瑜、王心刚出演的电影《知音》曾在这条铁路上取景
再向西50公里就能把京原和京广连起来,可能吗

  残破不堪的机库大门外,   难见一丝绿色。

  ■核心提示

  已经112岁高龄的高易铁路历经慈禧当政、清朝覆灭、军阀混战、抗日战争、“大跃进”、改革开放……它辉煌过也沉沦过。随着公路交通日渐发达,铁路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它多次挣扎却仍命运多舛地于2013年停运。高易铁路能否再获生机?

  文/记者 李泓帅 通讯员 李光宇   图/记者 贾博钧

  

  “咯吱……”打开生锈的铁锁,推开残破的大门,保定市仅存的那辆上游机车出现在大院的远端。在枯草中它面目沧桑,曾经风驰电掣的那份荣耀,即将离它而去。

  从高碑店市区西行2公里,在易县地方铁路管理局(又名高易铁路)机库外,记者见到了它。

  饱经沧桑  从皇家专列到日军拆毁,从“大跃进”时重整雄风再到如今英雄末路

  自112年前通车以来,高易铁路饱经沧桑……

  1903年,停在北京永定门站台前的,是一列车厢漆成黄色的皇家专列,火车即将首次开往易县清西陵。据德龄郡主所著《御香缥缈录》描述:列车上从司机到打扫夫,都穿朝靴、戴朝帽,全车只有慈禧和光绪可以坐,所以司机是站着开车的。此前,作为“慎终追远”的大事,慈禧常率规模庞大的队伍往返数日去西陵祭祀。1902年,袁世凯奏请修建专供皇室祭祖用的铁路,并由詹天佑任总工程师,耗白银59万余两,历时4个月建成了这条宽轨铁路,它是詹天佑的处女作。1912年,清宣统帝溥仪退位后,高易铁路因军阀争夺而运营经常中断。

  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之后,华北日军占领高易铁路,掠夺沿线工农业产品和矿建材料。此后,由于抗日武装不断袭击破坏,高易铁路停运并被日军拆毁。

  1958年,在“大跃进”热潮中,河北省政府重修高易铁路,由于物资紧缺,高易铁路变成了窄轨“小铁路”。同时期,保定地区辖内还建成了望都县到唐县百合镇的望白铁路,定县(现定州市)到曲阳县灵山镇的定灵铁路,均为窄轨。

  因为高易铁路是窄轨,货物需要搬倒至宽轨火车上才能运往全国,因此,1989年,高易线路恢复成宽轨铁路,与京广线接轨运行。

  曾经辉煌

  年运量上百万吨,是全保定数一数二的好单位

  3月20日,当记者站在机库大院时,那台全市仅存的燃煤的上游型火车头暴露在风沙和阳光下锈迹斑斑。机库大门已被焊死,另外3台内燃机车就静静地停在里面,机车上的“东方红”三个字仿佛把人拉到了高易铁路的辉煌年代。

  站在火车头旁,53岁的王树民说,自己曾见证那份荣耀。1979年,王树民中专毕业,接爷爷的班成为了高易铁路的调车员。“嘿,那时的高易铁路可是全保定数一数二的好单位,许多工人都有手表。”

  高易铁路东起高碑店,西达易县,全长58公里,把山区的沙石、土产运到平原,把平原的化肥、食盐带到山区,列车24小时运行,工人三班倒,即使如此,车站周围需要运输的物资仍堆成了小山,引来了数以百计靠搬倒货物养家的壮小伙。那时,高易铁路高碑店站前车水马龙,铁路员工、搬运工、乘客和往来的解放牌、东风牌大货车带火了一片饭店、商店和旅店。每天下班时,衣着鲜亮的铁路小伙子们骑着自行车结伴同行,令很多人艳羡不已。

  1980年代,红遍全国的影星张瑜、王心刚出演电影《知音》时,曾到高易铁路拍摄外景。因为调度员不能离岗探班,无法亲眼目睹心仪影星的风采,令王树民遗憾不已。

  易县地方铁路管理局副局长刘建良介绍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这条铁路最高年运量上百万吨,昼夜行车12对列车。  

  路在何方  高易铁路在挣扎中盼望春天的到来

  2013年4月13日列车进站的鸣笛声仿佛仍在耳边,那是个王树民刻骨铭心的日子,那天他调度了高易铁路线上最后一列火车,从易县拉来的铁粉。随后,因为全国钢铁价格下降,铁粉少有问津,高易铁路随之陷入沉寂。

  秦士成曾是高易铁路养路工,他每日步行往返检查线路,车来时,他等在铁道边看火车呼啸而过。他说:“上世纪九十年代后,高易铁路上的火车鸣笛声日渐稀少。”改革开放后,随着公路里程延长,大货车增多,高易铁路运量越来越少。    

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我市的另外两条兄弟地方铁路,定灵线、望白线先后停运、破产。

  刘建良介绍,为了挽救我市仅存的地方铁路,高易铁路曾做过多次尝试:2000年联合北京铁路局开通了北京西站到易县站的“皇家旅游专列”;与原计划通过高易铁路运输物资和水泥的冀东水泥厂合作,修建支线;与南方客商商讨旅游项目……但命运多舛,高易铁路与之一一失之交臂。

  刘建良说,这条铁路仍有希望,如果将高易铁路向西延长50多公里,与京原接轨,来自山西方向的货物,可以直接走高易铁路运往京广线,而不用再绕道北京。

  站在待春的枯草中,王树民摩挲着火车头,盼望退休前,能再次站在高易铁路的调度岗位上。

 

2008 bdall.com All Right Reserved
保定日报社 全保定网 版权所有